压力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力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莽和平上台的新朝皇帝-【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7:03 阅读: 来源:压力表厂家

西汉与东汉之间,隔了一个短短的朝代,这就是历时十八年的王莽新朝。一般的历史着作不大提这一朝代,认为是西汉和东汉两个朝代的衔接过渡阶段,是汉朝的暂时中断。其实,这还是应当算作是一个独立的朝代,这不仅因为王莽正式称帝建年号,还因为他掌握了实际政权、颁布实行了许多重要的政策法令。

当了十五年新朝皇帝的王莽,是一位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由书生通过干仕的和平方式而走上帝位的书生皇帝。也是近两千年来中国历史上争议最多的人物之一有人称他是改革家,有人斥他为复古狂。有人把他比作“周公再世”,是忠臣孝子的楷模;有人把他看成“曹瞒前身”,是奸雄贼子的榜首。有人赞他救世主,有人骂他野心家。有人说他虚伪奸诈,有人说他坦荡无私。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说他“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公元前45年王莽出生在一个煌赫的家庭,他的祖先原来是被秦国所灭的齐国王氏子弟,到了汉武帝时,家族中有个叫王贺的进宫做了绣衣御史,这本是一个小官吏,但这使王氏有了难得的历史机遇。王贺的儿子是王禁,王禁的妻妾共给他生了八个儿子四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王政君后来成了汉元帝的皇后,而王禁的八个儿子中就有一个是王莽的父亲王曼,也就是说王莽是王皇后的侄子。

公元前33年,汉元帝病死,王政君的儿子刘骜即位,这就是汉成帝。汉成帝尊生母王皇后为皇太后。于是,王家先后有九人封侯,五人担任大司马,是西汉一代中最显贵的家族。但王莽父亲早死,没有轮到封侯;哥哥也年纪轻轻就死了,留下了孤儿寡母。王莽自幼丧父,母亲虽然被太后怜悯得以住进太后的宫里,但自己由于失去父荫,一直默默无闻,而他的堂兄弟们则因为父亲或者是大将军大司马,或者是这侯那侯的,都过着王孙贵族的生活,一味声色犬马。但王莽并没有因此而怨天尤人,反而使他从小养成了与富贵的堂兄弟们不同的习惯,他谦恭好学,节俭勤奋,拜名士为师,虚心学习,苦读经书。平时恭敬地侍奉母亲和寡居的嫂子,负责教育已亡兄长的孩子。他还广交朋友,对待掌握朝政大权的叔叔伯伯们更是恭敬有加。

公元前22年,王莽的伯父、独掌朝政的王凤生病在家休养时,王莽对其侍奉得无微不至,一连几个月衣不解带地陪夜陪聊,为了避免烫着伯父,他每次都亲尝汤药,其孝道超过了伯父的亲生儿女,这使王凤极其感动,王莽的辛苦没有白白付出,王凤的临死时请求皇太后和成帝委任王莽官职,太后和成帝都答应了。不久,王莽就做上了黄门郎,虽然官品很低,但这是皇帝身边的官职,升迁的机会很多也很快。果然,没多少时间成帝便升王莽做了射声校尉,品秩二千石,相当于地方的郡守,官职已经很高了。这时的王莽仅仅24岁,可谓前途无量。

公元前16年,王莽的另一个叔父、继王凤而主持朝政的大司马王商又请求成帝将自己的户邑分封给王莽,实际上也就是为王莽向皇帝讨封,同时,戴崇、金涉等当世很多名士也都联名上书,赞誉王莽的人品和才德,再加上太后的一再推荐,汉成帝便顺水推舟,封王莽为新都侯,食邑1500户,晋升为骑都尉光禄大夫侍中。其中的骑都尉表示武官,而加上光禄大夫便可以参与朝政大事了,至于侍中更加重了他的权势,因为侍中可以侍奉皇帝身边。

三十来岁的王莽已是掌握大权的重臣了,但王莽并没有显露出一点骄横之气,相反,他为人更加谦恭了。不仅广交名士,和众大臣友好往来,还经常将家财分发救济贫寒的宾客。一时之间,王莽不但得到在朝者的推荐,还得到在野者的褒扬,名声超过了他的几位位高权重的叔伯。

王莽当时之所以不敢太放肆,是因为他还有一个强大的对手,这就是淳于长。淳于长是王太后的外甥,也就是王莽的表兄。当初淳于长为了能巴结汉成帝,以便日后高升,就极力说服了太后,将成帝宠爱的妃子赵飞燕立为皇后,这使汉称帝对淳于长感激不尽。很快便封他做了关内侯,然后又封定陵侯,使之名列九卿之首,按惯例应继任大司马。应该说当时他的官位和声势在王莽之上。

这个淳于长虽然有计谋,但没有长久的大谋略,在得志之后便忘乎所以,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个王莽正在盯着找他的短处。大权在握的淳于长骄横过度,大肆收受地方官的贿赂,妻妾成群,生活侈靡。还和被废的许皇后的寡居姐姐许嬷私通,后来又纳其为妾。

被废的许皇后想求淳于长在皇帝面前替自己求情,请汉成帝给她复位,因此送给淳于长大批宫中的用品和财物。淳于长则一边通过许嬷不断给皇后写调情的信,一边为了讨被废许后的欢心,向成帝说情,使成帝又将许后升为婕妤。

此事让王莽知道后,他马上报告自己的又一叔父曲阳侯王根,王根担任大司马己多年,因一直有病,几次要求退休。因此王莽在前去探病时,不仅揭发了淳于长但淳于长胆大包天,对许后也敢调戏这件事,而且还添油加醋地说:“淳于长见您久病,好不高兴,自以为应该代您辅政了,已经给不少人封官许愿。”王根大怒,要他赶快向太后汇报,太后气得让成帝免了淳于长的官,淳于长丧失了所有的要职,回到了自己的封地。

不久,王莽的另一位叔父红阳侯王立接受了淳于长通过儿子王融送来的大批珍宝后为他在成帝前说情。成帝让有关部门调查,王立让王融自杀灭口。成帝更怀疑他们间有阴谋,将淳于长关押在洛阳的诏狱中反复审讯,查清了他的罪行,将他定为大逆之罪,这是封建社会“十恶不赦”的大罪之一,最后淳于长死于狱中。

王莽主动揭发表兄,大义灭亲,赢得了群臣的一致赞赏,为他在仕途上昂首挺进增加了一枚重重的砝码。不久,任大司马大将军的叔叔王根推荐王莽代替自己摄政。在公元前8年,成帝升王莽为大司马,当时他三十八岁。

王莽做了大司马,决心要在名声上超出他的上辈,于是,就礼贤下士,延揽名士作为幕僚;每当从朝廷上得了赏赐,他都全部分给宾客僚属,自己分文不取;在生活上,他也格外节俭,穿的是破旧的衣服,吃的是素淡的饭菜,几乎和一般的百姓没有什么两样。一次,王莽的母亲有病,朝廷上的公卿侯爵多派夫人前来探视,这些人都穿着绫罗缎匹,头上戴着珠宝首饰,王莽的妻子急忙出门迎接,穿的是粗布衣服,衣不拖地,裙子才刚刚盖过膝盖。客人们以为她是王家的仆妇,等悄悄问过别人之后,才知道她就是王莽的妻子。王莽家招待客人礼数十分周到,但仅是清茶一杯而已。自这以后,王莽开始有了清廉俭约的名声。

当然,王莽也有自己不检点的时候,有次悄悄买了个侍妾,被他的堂弟们知道了,王莽怕他们坏了自己的名声,就死不认账,一口咬定说,“后将军朱博无子,听说此女有多子相,就悄悄为朱博买了此女。”当日就把自己的侍妾送给了朱博。也就是说王莽善于遮掩自己的丑陋之处,而总是将自己美好的一面拿来示人。

正当王莽声誉日隆时,成帝驾崩,成帝无子,太子继位,太子是侄儿原定陶王刘欣,也就是汉哀帝。哀帝继位后,他想恢复皇权的权威,在他的锋芒之下,王家却受到沉重打击,被迫淡出政坛,历年来由王家荐举的官员统统革职。而他的母家——新的外戚傅氏、丁氏掌权,王太后由于儿子死了,没有孙子接承大统,只得暂避其锋,处处忍让元帝的傅妃——哀帝的祖母傅太后,而王莽更是因为曾经得罪傅太后,只得“主动辞职”回到新都侯国。原来,当年王莽得意时,曾博得直臣的美名。也就是说,他敢于“犯上”。一次,太皇太后王氏设宴邀请傅太后、赵太后、丁皇后等人一同聚会,主事官员在座位正中摆下一把椅子,归太皇太后坐,在旁边又摆下一把椅子,归傅太后坐,其余则排列两边。这时王莽走进来,大声喝问:“上面为什么设着两个座位?”主事官员回答说:“一个是太皇太后的,一个是傅太后的。”王莽说:“傅太后乃是藩妾,怎得与至尊并坐,快撤下来!”

傅太后听说她的座位被撤掉,就没来赴宴。后来,傅太后胁迫哀帝罢免王莽,王莽听到了消息,马上自请免职,哀帝也未加挽留,就这样,王莽又回到了他的新都封地。不过,这件事虽使他遭到罢官,却为他赢得了更多的名声,大众都认为王莽有古代大臣的风范。

回去之后,他一直闭门不出,对地方官极其恭敬,丝毫没有侯爷的架子。他的儿子杀了一名奴婢,被他痛骂一顿,逼令自杀,由此王莽得到了大义灭亲、公而忘私的美名。三年间,官员们为王莽鸣冤的上书数以百计。

汉哀帝即位后,本想改变王氏家族一统天下的局面,但由于其昏庸无道,宠信小人,从而使得忠直见斥,正道下沉,再加上天不假年,不给其改正错误的机会,反而加速了权力转移。汉哀帝想强皇权,却滥杀名臣立威,他杀了将军朱博,逼死了丞相王嘉,杀尚书仆射郑崇,黜退忠直之臣师丹、傅喜等。尤其是其逼死王嘉、杀害郑崇让满朝文武寒心。再加上他私生活过于放荡,姑息、重用他的同性恋人董贤,甚至为了董贤,竟是到了不要江山社稷的地步,这就使得自汉成帝以来本已衰落的汉室,经他的错误整顿后,进一步走向败落。

汉哀帝统治的六年间,西汉各方面均已显得十分腐败,别的不说,仅举汉哀帝宠爱男色的一件事就足以说明。

董贤的父亲曾任御史,因此董贤得以为太子舍人,当时年纪才十五六岁,常以美丽自喜。

哀帝即位后,董贤因为太子舍人之故而官进侍郎。一天轮到董贤传报时辰,哀帝从殿中看见他,还以为他是女扮男妆,后来一问才知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哀帝心想,男子中有此姿色,真是绝无仅有,就是六宫粉黛,也相形见细。于是哀帝让董贤坐到自己腿上,与之促膝而谈,并当下授董贤黄门郎的官职,让他随侍左右。

董贤生就一种女性的柔媚,娇声下气,搔首弄姿,使得哀帝对其越来越爱恋,两人很快就成了同性恋人,于是董贤一月三迁,升任驸马都尉诗中,出则与哀帝同车乘,入则共床榻。

一天哀帝早晨醒来,见董贤还睡着,哀帝欲将衣袖掣回,却又不忍惊动董贤。可是衣袖被董贤的身体压住,不能取出,待要仍然睡下,自己又有事不能待他醒来,一时性急,哀帝竟从床头拔出佩刀,将衣袖割断,然后悄悄出去。等董贤醒来一看,见自己身下压着哀帝的断袖,也感到哀帝对自己用情之深,从此越发柔媚,须臾不离帝侧。连自己的妻子也不回去看望了,借口哀帝多病,得在旁煎药伺候。哀帝本不能一日离开董贤,见他连家都不回,心中很是过意不去,过意不会,特破例让董贤的家眷移入宫中居住,这样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与董贤时刻见面了。

董贤有个妹妹,还未结婚,长得跟董贤非常相象,哀帝对其是一见钟情,于是封她为昭仪,位仅于次皇后。皇后的宫殿称“椒房”,董昭仪所居处特赐号“椒风”,表示与皇后名号相等。

董贤的妻子美艳非常,她出入宫禁,被哀帝看见。哀帝不禁心动,令她与董贤同侍左右。从此董贤与妻妹三人,轮流值宿在汉哀帝身边。

仅仅一月之间,董贤所得赏赐已不计其数。哀帝替董贤筑造华丽的屋宇,规模与皇宫相同。房屋重叠,内有五座大殿,皆雕梁画栋,云气花草山灵水怪彩绘其间,水土之功究极技巧,殿室梁柱都是华美的锦缎捣烂成浆,围涂成彩。第中楼阁台讲,连亘如云。引御沟水流入董府后园中。兵器库房中的名重兵器,皇宫密室中的珍玩宝贝,都流到董贤家里去了。甚至连皇宫御园中的秘宝珍器,珠衫玉匣,哀帝统统都送给董贤。哀帝还在自己的陵墓旁,专门为董贤另造一墓家,使董贤可以死后陪伴黄泉。

后来哀帝加封董贤为高安侯,丞相王嘉竭力上书劝阻,被哀帝嫌恶,不久借故处死。

而大司马丁明同情王嘉,被哀帝知道,就将丁明免官,让董贤代任。董贤故意推辞,哀帝于是先让光禄大夫薛赏为大司马,薛赏任职才几天,忽然不明不白地死去。接着董贤做了大司马,总领尚书之职,百官都要向他奉事。当时董贤只有二十二岁,已是位超三公,掌握天下的兵权。一人成仙,鸡犬升天。董贤的父亲迁为光禄大夫;董贤弟为驸马都尉,其余董氏亲属均被封赏。每次董贤家有婚丧嫁娶等大事时,哀帝便命百官各备礼物前往祝贺。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一天,哀帝和群臣正一起饮酒,突然间他竟对董贤说:“联欲效仿尧禅舜,把帝位传给你。”一时间众大臣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董贤虽然内心极为高兴,但由于事出突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时忽然中常侍王闳进言:“天下是高皇帝的天下,非陛下所私有。陛下上承宗庙,应该传授子孙,世世相继,天子岂能出戏言!”哀帝当下十分恼怒,竟将王闳赶了出去。王太后听说此事,代王闳向哀帝道歉,哀帝才慢慢平息了怒气。可能后来他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当时说的那句话有点太出格了吧,因此就没有重提禅位的话题。

哀帝因纵欲过度,不久一病不起,元寿二年六月去世。只有二十六岁,在位仅六年。董贤虽对哀帝忠心耿耿,怎奈不习事务,当王太后召董贤问丧事该如何调度时,他一时对答不出。王太后便命王莽入宫帮助董贤治理丧事,这又给了王莽一个捞取政治资本的大好机会。王莽入朝,先不说丧事如何办理,而是先顺应人心,罢黜了董贤,他首先对王太后说董贤无功无德,不应尸位素餐,接着禁止董贤出入宫殿。董贤惊惶失措,站在大门前,脱官帽,赤双脚,向内谢罪。不久王莽假太后命令,收走皇帝玺绶,董贤这个现任大司马就像吓傻了一样,一任王莽作为,任凭宰割,后来董贤自思王莽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还不如自尽,董妻情愿同死,两人抱头对哭一场,先后自杀。其不敢报丧,悄悄将董贤夫妇棺殓,趁夜埋葬。此事被王莽听到,怀疑他诈死,命有司开棺验尸。因为董贤棺用沙金画棺材,涂上了四时之色,左苍龙,右白虎,上面还镶上了金银打制的日月之像,穿的是玉片做的衣服,四周是珍珠满缀的棺壁,王莽便指责他借越王制,把董贤的尸体拖出棺外,剥去衣服饰物,用草席裹起来,埋在了狱中。家属俱受牵连,家产抄封,约值钱四十三万绍。然后王莽才料理了哀帝的丧事。这时的王莽实际上已独掌汉的大权,王莽与王太后商议,迎立中山王箕子即位,是为汉平帝。

当时平帝只有九岁,由太皇太后王政君临朝听政。王莽位居首辅,一切政令,都出自王莽。因为太皇太后王氏,已被王莽哄得团团转:王莽将皇太后赵氏贬为孝成皇后,令皇后傅氏徙居桂宫。又追贬傅太后为定陶共王母,贬丁太后为丁姬,接着再废傅太后、赵皇后为庶人,二人后皆自杀。丁、傅两家亲属都被免去官职,流放蛮荒之地。这些做法使得王太后是满心欢喜,以为王莽替她出了口恶气,其实这是王莽在为自己以后进一步夺取政权扫清道路。

朝廷中的正直大臣,见王莽专权,贬降太后,擅立新君,渐无人臣之礼,大多数陆续辞职引退;在朝的官员,多趋炎附势,尤其是历任三朝的大司徒孔光,竟去揣摩王莽的心意,奉承王莽。不过,王莽自己也很明智,他知道自己多半是靠了太皇太后王氏的信任才得以独揽大权的,人心其实并未收拢。于是王莽想出一个办法,他秘密派人前往益州,告诉地方长官,让他买通塞外蛮夷,假称越裳氏,献入白色雉鸡。平帝元始元年正月,塞外果有蛮人入朝,说是由于仰羡汉朝德仪,特来入献白雉一只。王莽一听,非常高兴,立即禀告了王太后,把这只白雉送到了宗庙里。原来,周朝成王的时候,越裳氏也曾来中原献白雉,王莽是想把自己比成辅佐幼主的周公,才买通塞外蛮夷来汉献雉。其实群臣都知是王莽所为,但谁也不愿揭破,反而仰承王莽的意思,说大司马王莽安定汉朝,当加为安汉公。太皇太后即日下诏,王莽故作姿态,上表一再辞谢,并要求加封迎立平帝有功的孔光等人,自己最后只受爵位,退还了封邑。

王莽又为已死的东平王刘云伸冤昭雪。立中山王刘宇的孙子继立为中山王。封宣帝孙三十六人为列侯。此外汉宗室、汉初以来功臣子孙都立了嗣。皇族中有因罪被废的,都恢复属籍;年老退休的官吏,仍享受旧俸的三分之一,以赡养终身。甚至庶民鳏寡,无不周恤。使得天下吏民,无不称道。后来,王莽又上书太皇太后,说她年事已长,不宜署理小事,凡封爵以下诸事,均交自己处理。太皇太后当然同意,于是,天下就更是只知王莽而不知汉天子了。

王莽还不满足,又秘密派人安排。第二年,黄支国献入犀牛,汉廷上下均感惊异,都觉得黄支国远在海外,从不和汉朝交往,难道又是仰慕安汉公王莽的威仪,前来拜服。随后,又接到南方某郡的报告,说是江中有黄龙游出。祥瑞迭出,真是称颂不迭。

有一年盛夏大旱,郡国飞蝗成灾,王莽自己带头不吃荤,并出钱一百万,献田三十顷,以赈灾黎。满朝公卿,见王莽如此,也都纷纷捐田献宅。连王太后也省下自己的“汤沐邑”十个县交给大司农管理。王莽派使者去民间捕蝗。又废汉皇室的呼池苑,改设安民县,募贫民迁居,沿路饮食及所需田宅、器具、犁牛、谷种、食粮都由官府供给。在长安城中造五个里,有住宅二百区,让贫民居住。过了不久,连下阴雨,蝗灾渐退,稼禾复生,大家都说安汉公德感天地,王莽由此又得到了一片赞誉之声。

平帝十二岁时,王莽为平帝择婚。他下令选择世家良女造册呈入。主管官员揣摩王莽的用意,多选豪门士族之女,尤其是王氏女子,几乎占了一半,连王莽的女儿也在内。王莽想让女儿当皇后的企图再明显不过,然而他又欲擒故纵地对王太后说:“身亡德,子材下,不宜与众女并采。”不料王太后误会了王莽的用意,以为王莽生性至诚,就下诏将王氏女一概除名。王莽正骑虎难下的时候,已有许多趋炎附势的朝臣陆续上书,要求立王莽的女儿为皇后,王莽总算如愿以偿。

王莽之女既为皇后,王莽就更加想方设法地讨太皇太后的欢心。他认为太皇太后年老体弱,独居深宫一定十分憋闷,就建议她外出旅游,并借机慰问民间的孤寡。太皇太后当然求之不得,立刻答应,王莽还准备了许多钱帛牛酒,沿途赐赏穷困老弱之人,弄得万民拜呼,好不热闹。再加上所到之处皆是名胜古迹,老妇人仿佛到了另一个神奇的世界,真是说不尽的欢愉。王莽讨好太皇太后,真可谓体贴入微。太皇太后自然是越来越喜欢王莽了。

王莽征集天下通古文今文经学及天文、历算、兵法、文字、方术、本草的士人数千人到京师,筑学舍万间容纳一万八百人。贤者为师,愚者为徒,都有免费的饮食供应。群臣都说周公摄政七年,制度始定,如今安汉公辅政四年,大功毕成,位置应在诸侯王之上。吏民也陆续上书,请求加赏安汉公。上书人数,总计四十八万七千余名。派往各地了解民情的八位风俗使回到长安,带回各地歌颂王莽的民歌三万字。可见王莽确实已尽得人心。太皇太后见得朝野上下如此,于是下诏给王莽九锡封典。

之后朝中只知有王莽,不知有汉帝。平帝年已十四岁,渐渐懂事,恨王莽的专横跋扈,每次见到王莽,都面露愠色,私下也说了许多怨言。宫中的侍役多是王莽安插的耳目。王莽得知后,便先下了手,他在腊日进献一杯毒酒。平帝喝了酒后,腹痛难忍。王莽假意做愁眉泪眼的样子。并写了一篇祝文,情愿以身代帝,群臣都称誉王莽对平帝忠心耿耿。不久平帝腹痛而死,时年仅十四岁。

汉平帝死的时候才十四岁,当然没有儿子,群臣想在宣帝曾孙五人中推立一人为太子,王莽嫌宣帝的曾孙辈都已成年,就借口五王都是已故平帝的兄弟,不能相继为帝,应在宣帝的玄孙中选立。宣帝玄孙有二十三人,王莽却找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刘婴为皇太子,号为孺子。

当月武功县长孟通在井中挖得一块白石,什么用红颜色写着“告安汉公莽为皇帝”几个字。王莽派王舜将此事转告王太后,太后作色说:“这纯是欺人的妄语,不宜施行!”可是很多大臣却让太后下诏,根据上天的符命,“为皇帝”就是“摄行皇帝之事”,王太后无奈,只好下诏封王莽为“摄皇帝”,从此王莽身穿天子衮服,戴天子的冕旒,南面受朝,出入坐銮驾,自称为“予”。年号称为居摄元年。

王莽要当皇帝的企图已经很明显,以刘氏宗室为主的反对势力开始发动反抗。首先发难的是安众侯刘祟,但只拉起了百余人的队伍进攻宛城,连城门也没有攻入就失败了。第二年九月,东郡太守翟义起兵,立严乡侯刘信为天子,通告各地,长安以西二十三个县的“盗贼”赵明等也起来造反。王莽十分恐惧,饭也吃不下,日夜抱着孺子在宗庙祷告,又模仿《大浩》写了一篇文章,说明自己摄位是临时的,将来一定要将皇位归还孺子。王莽调动大军镇压,攻灭翟义的部队。赵明等本来就乌合之众,次年初不到一个月就平息了。

待王莽扫清了这些障碍,有些文武官员想做开国元勋,劝王莽即位做皇帝。王莽也觉得做代理皇帝不如做真皇帝。于是,有一批吹捧的人纷纷制造出许多迷信的东西来骗人。

齐郡临淄县亭长辛当,夜里梦见天使对他说:“摄皇帝当为真皇帝,如若不信,亭中发现新井,便是确证。”第二天早晨辛当起来,见亭中果然有一口深百尺新井。巴郡也有石牛出现,上有红色的文字,大体都是上天命王莽为帝之类的话。王莽便改年为初始,以应天命。

在长安求学的梓潼人哀章是一个地痞无赖,他投合王莽,私下制了一个铜匮,上刻传位王莽的谶言。哀章穿黄色衣冠,扮成一个方士,趁黄昏将铜匮交给高祖庙里的守吏,然后装神弄鬼地匆匆离去。守庙官忙报知王莽,王莽打开铜匮,上刻摄皇帝王莽,应为真天子,并署佐命大臣十一人,其中当然少不了哀章的名字。

一直以推让出名的王莽这会儿不再推让了。王莽向太皇太后去讨汉朝皇帝的玉玺。王政君这才大吃一惊,不肯把玉玺交出来。后来被逼得没法子,只好气愤地把玉玺扔在地上。

次日王莽率群臣入太祖庙拜受金匮禅位,王莽正式即位称皇帝。改国号叫“新”,都城仍在长安,废孺子婴为定安公,从汉高祖称帝开始的西汉王朝,统治了二百十年,到这时候就结束了。

接着王莽照金匮策书按名授官。只有王兴、王盛两个姓名,是哀章捏造的,王莽遣人四处寻访,不久找到一个城门令史叫王兴,还有一个卖饼的叫王盛,当即把他们封为将军。

从公元前二十二年步人仕途,至公元8年当上新朝的皇帝,王莽花了三十一年时间。

如果王莽只是为了夺取权力,当皇帝,那么他已经成功了,因为他已经相当平稳地取得了汉朝的最高权力,又顺利地当上了新朝的皇帝。但王莽不但要当皇帝,还想当改革家,当圣君,于是上台以后,他以更大的热情顽固地推行他的复古改革,也把自己推上了绝路。

王莽曾经使社会各阶层、各类身份的人都获得过实际利益,因而赢得了最广泛的支持。当王莽实行改革时,又走上了另一个极端,为了达到尽善尽美的目标,不惜得罪所有的人。

第一,掀起轰轰烈烈的改名运动。

王莽泥古不化,-切都要符合古义,惭复古代的面貌。于是王莽掀起了空前绝后的改名运动,无论地名、官名、建筑名,差不多都改了,而且百姓养生嫁娶、宫室封国、刑罚、礼仪、田宅车服等仪式皆遵照西周制度,官职多半改为古代的名称。

改革官制,将传说的上古官制拿来和汉朝官制结合,就成了新朝的官制。具体说,就是中央设置了四辅、四将、三公、九卿和六监。地方上则将全国分为九州,一百二十五郡。州设州牧,郡的长官按照爵位的不同分为卒正、连率和大尹。县则设县宰。改革郡县名称。

这样改一次已经够折腾了,王莽却一改再改,有的郡名一年间改了五次,最后又改还到原来的。官吏和百姓根本记不住,所以每次颁发诏书和公文,都要在新名后注旧名。可以想像,这样频繁的改名必定会给正常的行政工作和百姓的日常生活带来极大的麻烦,不但影响效率,造成浪费,而且造成官民心理上的厌恶。尤其是改动地名、官名,改来改去,令人记载不清,书写不明,以致下诏令时需注明原地名才能看明白。

第二,把全国土地改为“王田”,不准买卖;把奴婢称为“私属”,不准买卖。

王莽自称为黄帝虞舜的后裔,尊黄帝为初祖,虞舜为始祖。他参照了夏商周的井田制,颁布“王田令”,即将天下土地改称为“王田”,不得私下买卖。如果一家人中男丁不满8人,但土地超过了900亩,就要将多余的土地交给国家,再分给本族人耕种。以前没有土地的家庭则依照一夫一妻一百亩的标准分配。

违背法令的人将被流放。流放在封建社会是仅次于死刑的一种刑罚,流放后还要服劳役,以后也不准再返回家乡。

王莽为了防止奴婢的增多,影响国家劳动力的减少,还颁布了“私属令”,将奴婢改称为“私属”,禁止买卖,违令者也是流放。

对于这条改革令,大地主豪强当然会激烈反对,因为他们占有的田地远不止一井,要他们将多余的土地交出来等于要割他们的肉。他们占有的大部分奴婢是用于农业生产的,现在将土地都交了,难道将奴婢白养着?而奴婢又不许买卖,岂不是逼着他们白白送掉吗?小土地主,包括刚够得上自给标准的农民也不满意,一则这些人多少要减少一些土地,更主要的是原来实际上已经私有的土地现在要变成公田了,如果将来家庭人口减少,还得再交出去。由于既没有可行性,又没有切实的强制措施,地主豪强多余的土地大多没有交出来,所以政府没有足够的土地分给应该受田的无地、少地农民,对这一纸空文,农民自然也不会满意。侥幸分到土地的人心里也不踏实,因为这是“王田”,不属于自己。至于奴婢,改称“私属”,不会绘他们带来任何利益,禁止买卖更没有改变他们的身份,相反,由于买卖改为暗中进行,或者主人原有的土地减少,他们的处境只会更坏。实际上官僚地主的土地和奴婢买卖并未停止,因而被处罪的不计其数,更引起了他们的反对。三年后,王莽只得让步,于是土地和奴婢买卖合法恢复,原来的业主肯定要索回已交了公而被其他人“受”了的土地。至此,王莽就将唯一拥护这项政策的受益者也得罪了。

他又动员城中的百姓跟他一齐大哭。一时间,长安街头日夜大哭。他特别设立粥棚,让他们吃饱了,有劲再哭。整个长安城哭得个天昏地暗。他在这些人中,挑选粗通文墨的年轻人为侍卫官,多达5000余人,让他们带兵到前线作战。又封了九名将军,都以虎为号,称为九虎。把他们的妻子搬进宫中,作为人质,让他们统率数万精兵去抵御郑晔、于匡的军队。

九虎到达华阴一带,在险要关隘防守。于匡带兵在正面挑战,邓晔带兵抄了他们的后路。双方一交战,六虎就被打得抛盔卸甲。两虎自杀,四虎溜走,剩下三虎带领残兵败将退回京师。

这时,更始皇帝刘玄的先头部队2000余人,由李松带领已经抵达京郊,与邓晔、于匡的部队合在一起,猛攻长安。陇西举兵的隗嚣军队也到达长安城下。各部都想抢得头功,攻击更加猛烈。

王莽无计可施,把监狱的囚犯放了出来,编入军队。让他们喝猪血酒对天发誓:不效忠新朝皇室,鬼神会记下他们的罪孽。然而,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军队,哪有什么战斗力,常常一触即溃,一哄而散。

起义军很快攻至宫门,王莽在王揖等护卫下逃往渐台,公卿大夫、宦官、随从还有千余人。守城的王邑日夜搏斗,部下死伤略尽,也退至渐台。这时他的儿子、侍中王睦正想脱掉官服逃命。王邑将他喝住,父子俩一起守着王莽。最后将士全部战死,其他随员在台上被杀。商人杜吴杀了王莽后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取下了他身上的绶带。校尉公宾就见了,忙问是从谁身上拿到的,得知尸体还在后,立即冲进室内砍下王莽的头,王莽的尸体立即被争夺的士兵支解。不过这主要还是为了争功领赏,甚至有人割下他的舌头切碎分食,因为这些人觉得他的长舌一度欺骗了天下。

至此,王莽彻底失败了,但在他山穷水尽,必死无疑时,竟然还会有千余人自愿与他同归于尽,或许能给他一丝安慰,也向后人透露了一点真实的信息。

仙剑奇侠传移动版游戏

九州仙剑传破解

卡拉希尔战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