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力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创派七幕人生CEO杨嘉敏理想的疯子活出人生七幕

发布时间:2020-02-19 10:37:18 阅读: 来源:压力表厂家

你在七幕人生的音乐剧剧场,看百老汇“脱线神经节操丧尽”经典音乐剧《Q大道》,你刚记住了一个卖毛片为生的人物“毛毛锤”。中场休息,你收到剧场人员给你发的卷纸,卷纸上就印着“互联网+纸巾=完美的人生”,意思是,看片的男士必备哦。

场灯一亮,一个萌妹子开始对拿到卷纸的现场观众展开爆笑调戏……

散场的口播是单口相声:携伴而来的各种取向的亲朋好友,请拿好您的随身物品,独自一个人来的朋友请在我们工作人员同情的目送下离场。

Q大道——把“高雅艺术”拉下神坛

这是七幕人生出品的音乐剧现场。七幕人生的CEO杨嘉敏,声音小小地说:你可以了解一下我们的节操在哪里。《Q大道》音乐剧并不是那样的阳春白雪, 它三俗、爆笑、有意思,这些是国内的观众所不了解的。

杨嘉敏87年生人,很瘦,显得脸庞有些大,带着黑眼圈的眼睛也大。

她说自己理性,又说,纯粹理性的人,一般是不会选择创业这条路的。她喜欢在商业逻辑和天马行空的小创意之间游走。

于是,七幕人生除了商业化运作,还要关心观众冷不冷,热不热,打不打得到车,手机要不要充电?比如说发个暖宝宝,比如说和Uber合作,在演出结束之前,所有Uber司机被鼓励去海淀剧院接单。她想告诉大众,音乐剧绝对雅俗共赏。

杨嘉敏从2012年开始从国外引进了3部百老汇音乐剧,《Q大道》、《一步登天》、《我,堂吉诃德》。

到目前为止,共计演出了400多场。而百老汇经典剧目本土化的想法,是杨嘉敏从2009年到2011年在日本软银做职业经理人时期慢慢形成的。

我,堂吉诃德——梦想的可能性

北大英美文学专业的杨嘉敏,喜欢新鲜玩意儿,大学时选了音乐剧选修课。讲课的助教很帅,导致她听课的时候格外认真。她加入自行车协会,参加彭博社商业案例大赛拿奖,去英国气候变化资本集团实习,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她称自己为理性的疯子。

毕业的时候,她颇有种壮士断腕的感觉,不给自己留退路,只准备了日本软银这一家公司的应聘。这种执拗的劲儿,让她如愿去了日本。

工作之余,杨嘉敏在日本的大街小巷,注意到音乐剧的痕迹随处可见,除了地铁硬广、便利店也能随便买到音乐剧门票。

杨嘉敏开始观察日本的音乐剧市场。五十多亿的音乐剧的市场,是整个日本电影市场一百亿人民币的一半体量。对比中国四百亿的电影市场,音乐剧市场却不到十个亿。

虽然国情不同,但能在日本成功的音乐剧,在中国其实也渐渐有了土壤和苗头:

2004年12月,上海的《剧院魅影》音乐剧在当地电视台新闻报道的支持下,开演前却只售出三成不到的门票。但开演一周后,口碑飙升,票房暴涨,演出从第二个月开始门票售罄,连演100场。最后两场,黄牛把票价炒到了5倍,剧院加座。

2013年《剧院魅影》第二次在上海演出,开票第一天有4000多人排队。

这算是音乐剧第一次走进中国。不过之后的音乐剧,总体来说败多成少。

杨嘉敏留了心。再往下看,日本电影市场由几百、上千家的公司去瓜分,但音乐剧市场上,寥寥两三家公司就把这五十多亿吃下来了。他们如何做到的?日本85%的音乐剧,都是通过百老汇或者伦敦西区的音乐剧版权引进,做成日文版落地。

这些调研让杨嘉敏很高兴,虽然自己站在镜头前都会有些羞涩,不能唱也不能跳,但音乐剧在中国落地,只要有足够的商业模式运营能力,应该可行。她要试试购买版权本土化运作的模式。

这些可能性要实现,就要有资本市场认可。杨嘉敏2012年回国创业,也成功拿到了华创资本、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的融资,走到了A轮。

20多岁都是被人质疑的年纪,而碰上华创资本这样的投资机构,让杨嘉敏感到幸运。他们没因为自己年轻而指手画脚,而是放手让七幕独立运营,在公司关键决策上给以适度辅导,投后管理团队也给出不少支持。

一步登天——从国外跨到国内

从日本学习到的购买版权的模式,允许杨嘉敏放弃明星效应。放弃有两个原因:省钱,复制。既然百老汇剧约不断,有口碑背书,那么明星光环就不那样重要了。当务之急,是“去明星化”,快速大规模复制音乐剧。

杨嘉敏的任务之一就是教育市场,在调节受众挑剔的观赏习惯的同时,也在培养中国本土的音乐剧表演人才。

版权引进的模式还包括:请国外的导演、编剧、音乐总监、舞美、灯光、音响和服装,同时又配备国内的助理导演、助理音乐总监等跟他们合作。一方面是帮助他们跟国内的演员沟通,另一方面也想打造中方自己的制作团队。

本土化的过程很复杂,影响着一部音乐剧的生死存亡。七幕人生通过用中国元素替换百老汇剧目的本土细节,让整个剧目落地。

比如把发生在纽约的《Q大道》故事更换成发生在北京或上海,再把类似于《每个人都有点种族歧视》的美国本土元素,改成地域歧视:大城市的人歧视河南人、新疆人等等。

要移植笑点,这种中外配合与沟通尤为重要。让人想起生化博士出身的脱口秀演员黄西,对美国人笑点的解剖式分析。七幕人生除了解剖西方笑点,还要保证笑点不会水土不服半路夭折,在中国生根发芽。

可想而知,杨嘉敏把精力更多的放在打磨音乐剧产品上。

她很有自己的理由。杨嘉敏更宁愿在传统行业里面做点儿事儿,掌握优势。这和如今的互联网创业潮多少有点不同。因为目前,七幕人生并没有在互联网化上大势发力。

比如《一步登天》作为一个职场喜剧,讽刺那些“大公司病”,要的就是职场白领来看,刚刚好,所有SOHO、写字楼附近都有7-11,他们的主力消费人群跟《一步登天》重合。

《一步登天》还是选择跟7-11这样的线下机构合作,而不是在门票上打通更多的互联网通道。

杨嘉敏说得很平淡:互联网的概念今后不会存在,因为任何传统行业必然会跟互联网交融。她所幸在传统领域做精,掌握先发优势。

七幕人生从建立至今已经四年,这是杨嘉敏的长跑,前途未知,她只强调“坚持”走下去。

气压气密性试验机

压力罐爆破试验机

试验机公司

相关阅读